秦贡就轻声的笑了起来

2019-06-15 18:50

“要不,以后出去再给她烧柱香?”李氏说完这话时,下意识的看了杨秀秀一眼。杨秀秀听到这些,忍不住险些冷笑了起来。李氏不知道秦贡势力有多大,但不代表她自己都不知道,现在落进秦贡手中,她就害怕自己插翅难飞,又哪儿还能有机会出去烧纸之时。她这会儿失去了自己的孩子,李氏却认为是百合前来找她报仇,她并不欠百合的,百合死了,是她自己命苦,自己嫁给五哥,是情投意合,还是她下嫁了,百合又凭什么要来找她?杨秀秀不爱听这样的话,却不好直言喝斥李氏,只得忍了又忍,才勉强道:“我看她是没有死的,青天白日的出现,应该是人无疑了,只是被人救了罢。她在秦贡的车上,应该是秦贼救了她。”李氏先听到百合没死,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,神鬼之说她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的,又听杨秀秀猜百合是跟秦贡在了一起,哪怕是她已经安排儿子另娶了,可这会儿依旧忍不住感到一阵受辱感涌上了心头来,仿佛儿子头顶已经罩了一顶绿帽般,朝地上‘呸’了一声:“这淫/妇,若是死了便罢,要是没死敢跟其他野汉子苟合,羞不死她祖宗先人!”听到李氏喝斥百合了,杨秀秀心里一股舒爽感才涌了上来,她精神一振,强忍了下腹处的疼痛,哆嗦道:“大娘,我们现在唯一的生路,就是看五哥了,如果五哥能够救得了我们出去。自然是皆大欢喜。如果救不了。可能我们便再也没有活路了。”之前李氏虽然知道官字两个口,平头小民惹不上,但她却又有些不服气,但这会儿见杨秀秀说得煞有介事,心中不由也有些慌了起来:“那秦贼,真的就这么无法无天?”“我爹当初位极人臣,何等威风,还不是被他说杀就杀。”杨秀秀说到此处。悲从中来,又觉得李氏没什么见识,自己一家人便秦贡无法无天最好的例子,还用得着问什么?她解释了一句,李氏果然便心头发凉,杨家那样的当官人家,秦贡都说杀就杀,要杀自己母子,可见不比辗死一只蟑螂困难。宋家还没有子嗣传承,可不能绝了后了。李氏深呼了一口气,非常完美直播 ,下定决心:“不成。五郎不能被抓,宋家还没有留下血脉,若是绝了根,往后我拿什么脸面下地见他爹?”杨秀秀一下子就着急了起来,她想要动弹,却忘了自己身体虚弱,再加上流血过多,这会儿连喘气都嫌费力,又哪儿还能动得了,她挪动了半天,自己满头大汗了,却除了在地上留下一个血印子之外,再也动不了。“娘,我倒算了,可你怎么能陪着我死在这儿?”她大仇没报,秦贡未死,杨家七十多条人命,不能就那样白白的牺牲,她怎么可以死在这儿?杨秀秀心中愤怒已极,但对着李氏,那些私心却又不好说出口,只得打了李氏的名义:“娘以后不想看着五哥娶妻生子,为宋家传承血脉?五哥身手高明,他如果来救娘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李氏仍是摇头,若是在她不喜欢的百合跟情深意重且又出身高贵,对自己儿子还是一片痴心的杨秀秀与百合中选择,她肯定是选杨秀秀,但若是自己儿子的性命跟杨秀秀相比,她又肯定选儿子了,与儿子命相比起来,她这条命根本不算什么。更何况她又不是看不出来杨秀秀应该是还没死了想要报仇的心,李氏想到此处,对于秦贡虽然仍是有些恨,可却又添了一层怕,看在杨秀秀是自已儿子的女人的份上,李氏忍不住语重心长道:“秀秀。这事儿算了吧,秦家不是我们几个人能捍动的,你对五郎有心,让他往后平平安安活着,不是很好吗?”杨秀秀嘴唇抿了起来,这对之前一见如故的婆媳到了此时危险关头,终于露出了矛盾来,杨秀秀心中不满死了父母的不是李氏,她便说话这样轻松,但此时宋五郎是她唯一报仇的希望,她又不能放弃,也自然不敢对李氏恶言相向,因此好声哄道:“娘你听我说,如果姐姐真的没死,让五哥求她,只要她帮忙,五哥一定能救出我们的。”这事儿听起来卑鄙了一些,可是李氏却想着百合如果真的没死,夫君还在她便跟了其他男人,哪怕是两人还没有实质性的接触,可这依旧叫不守妇道,为了丈夫婆婆帮忙也是天经地义,自己肯让她帮忙已经不错,往后自己出去之后让她找个庙清修,将正妻之位自动让出来,大不了不让五郎休她,使她保全名声便罢,如此一来皆大欢喜,自己也能活着出去看儿子娶妻生子。想到此处,李氏不由点起了头来。两人这边正各怀鬼胎商议着,百合这会儿也在跟秦贡商议:“宋五郎在京郊外生活多年,他若一躲进林中,便如鱼入大海,要想就这样抓他还真不容易。”她踹了杨秀秀一脚,替原主报了丧子之仇,这会儿浑身说不尽的爽快:“要想抓到他,主动出击不如守株待免。”秦贡斜靠在椅子上,微笑着点了点头,手里把玩着一只茶杯,比了个手势示意百合接着往下说。“以李氏跟杨秀秀为饵,将他们一网打尽,大哥认为如何?”百合这会儿说起要怎么抓宋五郎时,半点犹豫都没有,她这话一说出口,本来以为秦贡必定是会答应的,谁料他挑着眼角就笑:“抓了他们,我有什么好处?”他神情间带着几分不以为意的痞态,看起来有些坏坏的:“小合出了主意让我办事也成,可你要怎么感谢我?”百合一下子就呆住了,她本来是在替秦贡出主意,顺便让自己也跟着出口气罢了,可在秦贡嘴里却变成了他帮自己办事。百合干笑了两声,一时间有些不敢说自己有什么好值得报答的,像杨秀秀那种被人救后便以身相许不行,没有李延玺的帮忙,她不愿意做那种事,身体虽然不是她自己的,可是灵魂却是她,感受的也是她,用这种事情来帮着完成任务换取报酬,让她觉得自己有些低廉。“大哥不是不喜欢杨秀秀?”本来秦贡就在让人捉拿杨秀秀,这会儿看起来反倒像是皇帝不急自己这个太监急似的,百合眼皮跳了跳:“再说我也没什么东西好报答大哥的。”她说完这话,看秦贡似笑非笑的样子,又硬着头皮道:“以后替大哥当牛做马,报答你的恩情。”“当牛做马?那我可不愿意。”秦贡伸手挑起她垂在胸前还没有绾起来的长发,看百合有些想躲又强忍着的样子,不由微微笑了笑,眼里一片清澄:“不过报答我的事你可以好好想想。”他大有深意的这么说了一句,随即又将身体往椅子后头一靠,眼睛眯了起来,神情冷淡里带着几分惬意:“不过从地牢里传来消息,杨氏打的可是跟你一样的主意,想利用你将宋五郎引出来呢,我可以借你几个人,这事儿我不管,但宋五郎不能放过。”他声音庸懒里透着几分寒意,将手中百合的头发放了开来,站起身一手反背在身后,一手振臂一挥,宽大的袖袍灌了风发出声响:“至于杨氏如何,就由你了。”百合没想到杨秀秀竟然也打了想要利用自己将宋五郎引出来的主意,这可真是和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。不过她想的是要让宋五郎怎么死,而杨秀秀想的则是宋五郎可以让她活,虽说过程一样,可是目的完全不同,对于宋五郎,原主虽然有些爱,可是恨却更多,他落得怎么样的下场百合不关心,因此听到秦贡要他死,百合也不吃惊,毕竟在这一次的游戏里,宋五郎本来就犯到了秦贡手中,他要如何处置宋五郎百合也不想管。“那就让他有来无回。”百合这话说出口,秦贡就轻声的笑了起来。秦贡借给百合的人只有五个,但个个据说以前都是江湖上出名的好手,退隐之后投奔秦贡当了门客,宋五郎哪怕是力大无穷,可他不出现则已,若是他现,绝对在这几人手上逃不掉。本来百合还以为自己要等两天的,谁料当天夜里秦府便被人闯了进来,收到消息的时候百合心中都有些无语了,宋五郎此人重义气,讲侠名,可偏偏就是太过冲动又脑子过于简单了而已,她本来准备等宋五郎来求她帮忙之后顺势答应让宋五郎进入秦府,谁料这会儿不用她来操这份儿闲心,直接只要求了秦贡让宋五郎进来,准备瓮中捉鳖,宋五郎还当秦府警备松懈,心中欢喜之下便如同没头苍蝇似的闯了起来。他虽然没来过秦府,也不知道大户人家房屋构造,可凭借着他对于血腥味儿独特的敏锐力,他仍旧是闯到了地牢,轻易的放倒了几个狱卒之后,见到了要死不活的杨秀秀与憔悴了许多的李氏。看到儿子出现时,李氏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张嘴便号啕大哭,哭声在地牢中来回响荡,一旁的杨秀秀面色惨白的想要阻止她,却是有心而无力。(未完待续。。)ps:这个故事下一章多点字数,但完结~~~亲亲们昨天小粉票投了好多给我,很开森~

LINKS